大兴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魔尊他又舍不得

发布时间:2019-06-27 17:28:41 编辑:笔名

画调烟听着师兄的话, 唤了明灭一声, “师兄……”她打断了师兄的话, 也让明灭抚在画调烟头发丝上的右手亦是跟着一顿。∪杂Ψ志Ψ虫∪她转过身来, 仰面凝视着明灭, 抿了一下唇瓣。画调烟的眼眸里透着亮光, 那小模样是说不出的可爱,说出的话也是略带一点稚气, “可是, 我并没有害怕什么呀?”刚一来到这个异世界就有仙上华彦子收她为徒, 异宝法器任由她挥霍,她又是天地灵气所孕育的花妖,修练对她来说,也许没有师兄明灭那样容易,但也是在无数先天优越的条件下,顺风顺水。师尊华彦子在以身合天道仙逝后,前有服英神枪认她为主, 后有明灭师兄在继位仙上后, 亲封她为神将。四海三界,任她横行。她不明, 她需要怕什么吗?轿内的光线很暗, 画调烟看不清明灭脸上的神色, 只感觉到了师兄那双方才在她耳根后的手, 慢慢移到了脸上, 指尖一寸寸滑过了她的眉眼, 轻轻地问她——“那调烟怕我吗?害怕,师兄我吗?”明灭的话里,有着他自己都未察觉出的踌躇。“师兄为什么想我害怕你呢?调烟并不想这样……”这种话是以前的自己,万不可能说出来的,如今借着孩童身份的画调烟,才敢装作天真无邪般开口。明灭不经心里一颤,忍不住喃喃道,“要是师妹能多和师兄,说说这种话就好了……”画调烟不明白师兄在说什么,“哪种话?”是心里话吗?“是能令我高兴的话呀……”明灭轻笑着,看着师妹端着一副娃娃脸,还一脸疑惑的小模样。他就忍不住想欺负她,却又不得不强忍着自己,不要在此刻去欺负她。好在轿子落地后,刚好传来了仙侍的声音,请求他们下轿,帮此时的画调烟解了围。三十三重天之上,就是天界。从远处看,清辉一片。在云烟浩渺的深处,是孤高的天宫与层层相叠的琼楼玉宇。就连近处的月台花榭,山石花草,都被云雾所缭绕着。明灭先一步走出了轿子外,在外等候的侍女们都不由得一愣神,见怎么从轿子里走出来的,是一位男人。孤鸿仙上在吩咐她们等候迎接的命令里,明明就说是一个女花妖大人啊。明灭对这些视若无睹,一如平常般转身回去替师妹掀开了轿帘,迎了画调烟出来。画调烟对眼前的景象很熟,因为此地就是她先前在天界的洞府。看来孤鸿是真的做了仙上,因为只有仙上才有权利,让人坐辇一路从天门里进来,不用步行。这是只属于天界仙上的特权。其他的仙者们,不论法力高深,权贵大小,均不可例外,都需要在天宫里步行。洞府门前的阵仗依旧很大,无数衣着华丽的侍者们环立两旁,像是已是等了许久。在见到画调烟下来后,一排排的人们全都压弯了下腰,在用恭谦的方式来迎接她。这是她在做神将时,都不曾享受过的待遇。在踏入洞府之前,侍女却躬身将明灭拦了下来,“孤鸿仙上有交代过,只准花妖大人一人进入。”明灭却转过头来问画调烟,“不知道师妹,是否还记不记得当日?”“哪日?”画调烟以为师兄是在放心不下自己,于是她补充了一句,“要是师兄不能和我一块进去的话,师妹也可以不进去……”反正她亦是搞懂小徒弟孤鸿,这样大摆排场是要做什么,还神神秘秘的只准她一个人进去。莫说孤鸿还有可能没认出自己,就算他已经识得自己的身份了,也没有必要这样对自己。徒弟如今成了仙上,按照天界的规矩,仙上仅在天道之下,她就算是神将,地位亦是要排在仙上的后面。“师兄,是在问那一日。”明灭狭长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师妹的双眼,“师妹是真的把那一夜也给忘了吗?画调烟好似要被师兄吸进了他的眼里去。她当然知道师兄是在说什么,被明灭勾起的回忆让她心跳加速,她只能低下头去强迫自己不再去看师兄,不再去想那个回忆。画调烟立马含糊其辞,“师兄说的什么呢,师妹我一点都不清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师兄怎么非要说这个……画调烟心里小小埋怨了一下明灭。岂知,明灭非但是要当着天界这么多人的面,要说这个。他还要……“师妹一个人进去吧……没什么事的,不用怕。”明灭有意将接下来的话,说得很慢,“只要师兄,借你一点灵力就好……”说罢,他根本就没有给画调烟反应的机会,在措不及防下,直接俯身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里。明灭的脸凑了过来,跟着一吻落下,噙住了画调烟那软软的唇瓣,将她所有的诧异都封住了。他扣着画调烟的后脑,用了很大的力气来吻师妹。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的唇上辗转着,直到唇舌能一寸一寸探到她里面去,撩拨着画调烟。他将无数的情意交织在灵力之中,一块送给师妹,与她在窒息中纠缠到一起。画调烟只感一阵头晕目眩,身体好像失去了力气,眼也跟着在不知不觉中闭了上去。直到她听见师兄在说,“还要挂着师兄身上吗?”画调烟才回过神来,甫一睁眼就清晰可见,是在一吻过后,明灭师兄那双清冷的眸子里,浮动着一丝温柔的笑意。他的嘴角边,还微扬着好看的弧度,又问了一遍“就这么喜欢勾着师兄不放手的吗?”画调烟此时方注意到了,她的身形又变幻成了大人模样,她还环住了师兄的后颈。而那些林立在她与师兄身边,那无数双旁人的眼睛,都选择性别了过去。所有人装作了若无其事,没有看见。画调烟都快要无地自容到,想窜到地里去不敢见人了。这里可是天界啊,天界的天宫,不是师兄的魔界的啊。师兄怎么还是这样的任意妄为!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灵力充沛了,这样师妹就不用怕,自己一个人进去了吧。”明灭继续笑着,意有所指道,“这样的灵力,有能帮师妹想起点什么来吗?”“没有!没有!”画调烟气呼呼的松开了自己的手,特地没有去看师兄。她推开了们,径直走了进去。与门外铺张的场面不对,进门后画调烟放眼望去,空无一人。她走进了静悄悄的院落中,定睛看见的是在一轮明月照耀下,有一位纤弱少年穿一袭丝绸白衣,身带枷锁,跪力在了院子的正中央。空旷的院子里,独有他一人在那,越发显得他形单影只了起来。他等了画调烟多久,就跪了多久。画调烟看见少年那绝色的容颜上,是在得见她来之后,有抑制不住的惊喜。而在惊喜之中,少年的双眼却通红一片,眼里已是跟着掉落了下去。孤鸿哽咽着,唤了画调烟一声——“师尊!”……那时天界上长眼的人都知道,调烟神将近心有不快。却又畏惧于明灭仙上,不敢与画调烟多有亲近。画调烟心里计较着师兄前几日,训斥她的那句,“不要走到哪,就到处吸引狂蜂浪蝶的纠缠……”这算什么话!她干脆一声不响,故意不告诉明灭师兄。去了天道那里自动请缨,请求去下界平息战乱去了。与明灭来了一个两不相见,你管我不着。彼时,正好人界南海部洲附近,有妖怪横行。有一九头蛇身的妖怪自立为王,要扬言踏平人界,让人界沦为妖怪的国土,收服所有的凡人都做他的奴隶。传说蛇王座下,更有一得力干将,武力高强,天赋异禀,就算是仙魔两界的无数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那日蛇王与他仰仗的兄弟,在人间一处茶楼喝茶。蛇王给他兄弟指着,楼下不远处,站立在小摊前的一个少女,说道,“我得到消息,那人就是天界新封的神将,奉命来讨伐我们的。”坐在蛇王对面的年轻男人,在比女子都还精细貌美的脸庞上,却生了一对异色的瞳眸。那绿色的异瞳里,透着一股狠厉。年轻人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远处的画调烟,“你没跟我说过,这个神将居然是个女的……还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画调烟并不知道此时有人在窥视她,她只关注于身前的糖人摊。“姑娘,看上哪个了?”摊贩的老板热情的招呼着长得好看的画调烟。她很久都没有下到凡间了,此刻她正在糖人摊前吩咐着老板,“老板能否给我现做一个?”“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小老儿的手很快,姑娘想要怎么样的?”说着老头就新拿了一只小棍出来,要给画调烟现做。画调烟提了要求,“我要一个束发黑衣,手拿长剑的男子。”不一会身材修长的男子形象,就在老头的手里逐渐成型了。画调烟却不太满意,“老板,五官要捏再好看一点,要跟天仙……不天神下凡一样……”老头笑道,“姑娘,再好看的糖人还不是要被吃下去的。又有什么用,又不能真当神仙请回家去供奉起来。”“你就别管了!你就往神仙那样的人捏。”画调烟喜滋滋得了一个几乎和明灭没有一点相像的糖人,在她心里此时却把这个糖人,就当做了是她的师兄明灭。被画调烟存当作是报复,一口咬下了糖人脑袋,大快人心的含在了口里。她心满意足极了。“以前给你那么多女人,你都不要。”蛇王笑道,“怎么,你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明天你出不了战?”年轻的男子跟着也勾唇一笑,他看着画调烟在那吃糖人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心里居然一痒。“不,我喜欢貌美且强大的女人!”

常州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乐山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武威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