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爱心集结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27:59 编辑:笔名

“狗剩,有人说你姓赵,有人说你姓王,还有人说你姓李,你究竟姓啥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用手指着一个八九岁、穿得破破烂烂头发乱蓬蓬似叫花子一般的男孩阴阳怪气的说道。    “哈哈哈,是啊?俺们管你叫赵狗剩还是什么狗剩啊?还有,当初你爹为啥给你取名叫狗剩?咋不叫猫剩、猪剩、或者驴剩呢?”一群孩子将那个被唤作狗剩的孩子围在当中,耍猴一样起哄。    “我X你们娘的,你们才有八个姓呢,你们也太欺负人了,一群乌龟王八蛋。”    “小崽子,你敢骂我们,找揍”。    “对,一起上,踢他,踹死这条野狗,烂叫化子”。    随着此起彼伏的愤怒潮声,一群孩子拳脚相加,将目标对准狗剩,肆意发泄。狗剩一边后退,一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娘,救我啊……”    这时从附近一所摇摇欲坠的破茅草房里跑出来一个衣冠不整,脸色蜡黄,瘦小枯干的中年女人,她手里拿根皮鞭,边跑边恶狠狠的骂道:“我整死你们这群小杂种,我看你们往哪儿跑……”    “大家快跑啊,二疯鬼来了,”随着这声叫喊,一群孩子如大白天见到鬼一样,一哄而散。    二疯鬼便是狗剩的娘,据说她13岁就被他吸鸦片的父亲卖给一个四十岁的老光棍,后来又那个男人在赌桌上输给另一个光棍,婚姻几经辗转,几经沧桑,受尽苦难、摧残与折磨,导致精神失常。她曾经亲手将自己的一个孩子掐死后藏入鸡窝,后来她一任男人见状只得将她扫地出门门,任她自生自灭。    至于狗剩究竟姓什么,没人知道,二疯鬼带着狗剩讨过饭,受尽煎熬。日子过得如履薄冰,仗着村里对她们格外照顾,过年过节都会救济部分粮食、钱款,娘俩勉强存活下来。    日子一天紧跟一天,转眼几十年过去了,狗剩三十二岁了,依旧没讨到媳妇。也是,狗剩没上过学,母亲又是半疯,可谓穷困潦倒,无论是谁家,哪怕女孩有先天的缺陷,跛子或者聋哑,也不愿意嫁到他家,在大家的眼中,他们家是一个真正的火坑。    狗剩眼巴巴看着比自己小的青年男子一个个都成家立业,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唉声叹气却也无可奈何。狗剩人还算老实憨厚,不过每当看见花枝招展的姑娘、少妇从眼前飘过,眼珠子也会冒出来,死死的盯着人家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    不信缘分还真不行,就在这年的秋天,居然有人给狗剩说媒来了。女方二十八岁,离异,无子女。据说精神方面也有问题,但是狗剩顾不上这些,二疯鬼的心里也乐开了花。    但是女方开出了条件,要八千元彩礼,外带冰箱彩电洗衣机,这下可把娘两个难住了。加在一起,至少要一万元,莫说一万,一千元去哪里讨啊?    热心的村邻见状,有的主动去女方家说情,让女方减免一些彩礼,还有大部分村邻纷纷提前登门贺喜,送上10元、20元、50元、100元不等的贺礼。如此一个月后,狗剩如愿做上幸福的新郎官。    新娘名王小兰,是个高中生。她言行举止十分古怪,经常三更半夜爬起来,去厨房拿着菜刀叮叮当当剁上一阵子,也不知道在忙活啥?问她做什么,她也不言语,吓得娘俩头皮发麻。    狗剩家有一只大花猫,一条大狗,三条小狗,在狗剩新婚后半个月,猫失踪了,小狗也失踪两条。赶巧那几天狗剩不在家,二疯鬼对这个儿媳越发恐惧起来。    这天夜里,座钟刚敲完十二下,二疯鬼听到小狗的惨叫声,她慌忙从小屋爬起来,推门一看,差点吓死。只见王小兰一手拎着一把明晃晃滴血的菜刀,另一只手举着血淋淋的狗头,披头散发、赤身裸体、光着脚阴森森的站在昏黄的灯光下,脸上身上都是狗血,活脱脱一个恐怖的幽灵。二疯鬼张大嘴巴,愣是没敢发出声音,害怕那把刀架到自己的脖子上。她哆哆嗦嗦连鞋也顾不上穿,就跑到门外,去附近的邻居家咚咚咚使劲捶门……    天亮以后,狗剩得到消息匆匆赶回来,把媳妇送回了娘家,再也不敢往回接了,这次短暂而惊心动魄的婚姻画上一个句号。    狗剩从此更加心灰意冷,抱着打一辈子光棍的想法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转眼过了半年,又有人提媒来了,女方依旧是精神不正常,也是离异的,有一双儿女均被法院判给男方,与狗剩同岁。狗剩这个激动啊,兴奋得五夜没睡着。    这场婚姻依旧得到村邻大力支持,大家以贺喜为名,捐助了四千多元,帮他完成了人生的重大事件。本来大家都以为狗剩时来运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好歹有一个正真的家,温暖幸福一辈子。    结果令大家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女人就似哑巴一样,平素见谁都不言语。不过人倒是很干净利索。平时没完没了的洗衣服、洗澡,一遍又一遍。无论是脏衣服还是干净的衣服一起丢尽水盆,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洗什么?而洗澡的工具是一个大塑料盆。    很快她怀孕了,在怀孕的这段日子,照旧没完没了的洗澡、洗衣服。第二年六月份,她产下一个约二斤左右的女婴。生产完第三天,她就去菜园摘黄瓜。回来开始洗衣服,洗澡。二疯鬼慌忙制止,她不言不语,还将婆婆推个跟头,继续自己的动作。第四天她就病了,得了产后风。第十天,她死了。    望着干巴巴瘦弱可怜的女婴,娘俩欲哭无泪,死的心都有了。怎么会这样啊?    村邻听到噩耗,全部赶过来了,一个个跟着抹眼泪。村长含着泪水清了一下嗓子说道:“狗剩遇到这样的不幸与灾难,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可事实已经发生,无可挽回了,可怜这幼小的生命,如此小就失去了母爱。大家也都看到了,这样的家庭背景,要养育一个娃娃实在太艰难了,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更不能袖手旁观,为了让幼小的生命能健康的成长起来,请大家再次伸出援手吧!我代表狗剩娘俩谢谢父老乡亲了。”说罢村长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    接着村长带头将二百元钱放在炕上,其他人也纷纷解囊,很快一元的,五元的,十元的,五十元甚至一百元的,堆成一堆。    孩子的娘脸色苍白安详的躺在地上,狗剩与二疯鬼抱着孩子扑通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是感动,是心痛。狗剩结结巴巴的哽咽道:“俺们谢谢大伙,谢谢父老爷们,谢谢婶子大娘,谢谢…谢谢……    一定是爱心感动了上苍,孩子果然坚强的活了下来,如今十年过去,孩子已经十一岁了,是中国共产党与伟大人民给了她生命,所以她姓中,取名中爱心,现在就读小学三年级。     共 25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男性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