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律师之死背后的群体生态调查要与法官搞好关系

2018-12-05 18:38:40
律师之死背后的群体生态调查:要与法官搞好关系 漫画/王启峰 在常人眼里,能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往往是比较理性的,而自杀则是冲动到了极限的行为,其间似乎关联度极小——但这样的悲剧却发生了:宝鸡一名青年律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于一家小旅馆内服毒身亡。

由于未留下任何遗言,其自杀原因也成了谜。

律师小白之死 现场调查发现,死者没有留下任何遗书。

只是在床头柜上,用他的眼镜压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两个电话号码,一个座机号,一个手机号 服务员打开房间的时候,电视机里人声鼎沸,床上的人却已经死了。

2007年12月18日上午11时30分,宝鸡这家小招待所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这是他们开店多年来发生的起客人死亡事件。

十多分钟后,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群众路派出所接到报警。

“我们进去的时候,电视机已经关了,房间里弥漫着刺鼻的农药味,他躺在床上,衣着整齐,面部表情也很平静,嘴角有少许白沫,地上有一个空空的敌敌畏瓶子,2两的那种。

”当日处警的民警陈渊说。

随后,法医赶到,对这名死亡男子进行了相关检验。

结合现场情况,警方初步判断,认为男子系服剧毒农药“敌敌畏”自杀身亡,死亡时间不到10小时。

据时间发现死者的女服务员回忆,12月17日晚上她值班,10时许,这名白姓男子来到招待所,要登记一个单间,出示了身份证,她按程序为他办理了入住手续。

“11点多了,他还来值班室要过一双拖鞋,后来就再也没有出来”。

第二天上午9时许,因为需要打扫房间,服务员还敲过他的房门,但里面没有回应,服务员便打扫别的房间去了。

两个多小时后,眼看12时的退房时间就要到了,可是这名客人还没有起床。

服务员便再次去敲门,敲了多遍,还是没有回应,才强行打开了房间。

警方在现场调查发现,死亡男子没有留下任何遗书,只是在床头柜上,用他的眼镜压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两个电话号码,一个座机号,一个手机号。

依照电话号码打过去后,接电话的是一名女性,她是死者单位的领导,宝鸡华维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死者小白是所里的一名执业律师。

单位同事、家属、亲朋随后匆匆赶到小招待所,突如其来的现实让他们没法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

“场面很悲惨啊,30多岁的小伙子,孩子才一岁多,他的父母身体好像还不好,哭得特别伤心。

唉,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年轻轻的……”群众路派出所1名民警说。

因小白在旅店自杀,且未留下任何遗言,连他的家人也说不清楚究竟为什么走上绝路。

自杀缘由成谜 “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