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尤里米尔纳改变硅谷的天使单笔投资超1亿美

2018-11-30 18:22:37

尤里米尔纳:改变硅谷的"天使" 单笔投资超1亿美元

“社交元素将是未来互联中重要的东西,这是我和扎克伯格关于社交络的共识。”米尔纳不仅借此打动了扎克伯格,还打动了社交游戏公司Zynga的创始人马克·平克斯和地方团购折扣公司Groupon的安德鲁·梅森。企业家们喜欢那些真正了解他们事业的专家型投资人,而米尔纳对于社交类互联公司的洞见毋庸置疑

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是谁?在Facebook崛起之前,恐怕很少有人能够回答出这个问题,但在Facebook屡创互联公司估值神话的同时,作为早敲开Facebook大门的俄罗斯天使投资人,米尔纳也成为了创投界的一个“奇迹”。

米尔纳自2009年5月开始,陆续斥资8亿美元购买Facebook的股权,随着该公司估值疯狂飙升至800亿美元,他持有的10%左右的Facebook股权账面价值上升至80亿美元,为他带来了10倍收益。

继Facebook之后,社交游戏公司Zynga及地方团购折扣公司Groupon等在社交类互联舞台上大红大紫的公司悉数成为米尔纳的囊中之物,如今的米尔纳俨然成为硅谷投资圈中亮的一颗明星。

“扎克伯格定律”

许多人好奇,这个远在莫斯科的投资人究竟拥有怎样一把特制钥匙,得以打开通往Facebook这个“禁闭天堂”的大门?因为即便是在创业初期,Facebook也不缺乏着名投资者的青睐。

米尔纳没有什么诀窍,但他对未来社交类互联公司发展的看法与Facebook的管理者们几乎一致,凭这一点便足以博得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的欢心,这也就是后来广为流传的“扎克伯格定律”。

“每隔12至18个月,人们在互联上分享的信息便翻一倍。将来人们会越过谷歌这样的通用搜索引擎,依靠社交络上的朋友获取信息、作出决策。只要用户选择、搭建好自己的社交络,它将负责过滤一切。”米尔纳深信社交络这一产业将改变世界,“社交元素将是未来互联中重要的东西,这是我和扎克伯格关于社交络的共识。”

在米尔纳看来,互联领域一直以来都存在一家公司占主导地位的趋势,而Facebook就将是英语社交络领域的主导企业。

米尔纳不是一时走运,他对互联行业的热情以及对社交络的深刻理解,经历了近10年的磨炼。

1999年,摩根士丹利的明星分析师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撰写的一份关于欧洲互联崛起的报告让米尔纳看到互联的机会,这是米尔纳关注互联的一个开始。2001年,米尔纳收购了公司,随后以这个公司为平台参与了众多科技企业的收购行动,并终将打造成一个互联实业公司。

是集门户、电邮、游戏等于一体的实业公司,占有俄罗斯全国互联总流量的70%。站去年在英国上市,市值目前超过80亿美元。

米尔纳对行业的真正了解可能正是源于公司的运作。“我和其他投资者不一样的地方是,除了投资,我同时还是企业家。就像中国的马化腾和马云,我也创建过自己的实业公司。”米尔纳这样解释自己。

2005年,米尔纳正式创办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投资集团(Digital Sky Technology Global,下称“DST”),在投资Facebook之前,DST总共投资了四家社交站。“我们在该领域很有经验,能深刻剖析这些社交站的实力,包括其盈利能力。我们认为,这些经验和分析同样适用于Facebook。”

米尔纳不仅打动了扎克伯格,同样打动了Zynga的创始人马克·平克斯(Mark Pincus)和Groupon的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企业家们喜欢那些真正了解他们事业的专家型投资人,而米尔纳对于社交类互联公司的洞见毋庸置疑。

晚期投资

有人说,扎克伯格与米尔纳的组合正悄悄改变整个行业。扎克伯格改变的是互联的模式,而米尔纳改变的则是硅谷的投资方式。

与传统创投的投资方式不同,米尔纳不愿意与竞争对手比拼在初创企业中识别未来之星的眼光,他更喜欢投资那些已经成为或者即将成为行业领头羊的新兴互联公司,或者是有潜力成为行业领头羊的企业。换句话说,那些已确立地位并处于创业后期、拥有规模巨大而又增长迅速的市场及数百万用户、财务稳固的互联初创公司才是他的猎物。米尔纳将这种投资方法称为“晚期投资”(late-stage investment)。

米尔纳的单笔投资一般都在1亿美元以上,因此他往往比较谨慎。在投资一家公司之前,至少要花费一年时间进行研究,而且在采取行动之前要考虑10~20个投资因素。

除此之外,在米尔纳的视野中,他投资的每一个公司都至少能引领全行业5年、10年甚至15年的潮流。因此,不同于那些赶在上市前夕进入、然后很快退出获利的传统晚期投资,DST愿意将投资回报周期拉得很长。他甚至帮助公司延缓上市,让仍处高速发展时期的公司能专注于产品和增长。

米尔纳持有这样一个观点,让初创型的公司上市会给企业本身带来很多干扰。不仅上市过程中要花费大量精力和投行、投资者商谈,上市后也要面临财务数据公开、财务表现压力和各种审查,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并不合时宜。

米尔纳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是,他的资金进入公司之后,他并不要求拥有董事会席位、优先股、特别投票权以及任何能影响公司重大决策的权力。“放弃董事会席位反而更可以放手投资各种有潜力的公司。”米尔纳这样解释他的方式。

新目标浮出水面

至今仍保持不败战绩的米尔纳正在物色新的投资机会,但现在的DST公司角色已经发生了转变,许多互联公司反过来想敲开DST的大门。

根据的报道,米尔纳旗下名为DST Global 2的投资基金已经成立,而他目前对中国的兴趣升温。据俄罗斯《报》报道,米尔纳已向中国的零售商之一京东投资“数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很可能是5亿美元。

京东商城被认为是DST在中国的个投资案,但并非是家与DST发生关系的中国公司。此前米尔纳曾投资李开复的创新工场,腾讯也曾在2010年3月斥资3亿美元收购了大约8%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米尔纳的“晚期投资”策略也并非一成不变。今年1月,米尔纳与高科技超级天使投资者罗恩·康威(Ron Conway)一起,向Y Combinator创投公司去年孵化的43家公司每家提供15万美元的可转债贷款,这意味着他开始买入初创公司的股份。Y Combinator的创办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据说是米尔纳的偶像。

米尔纳近期还斥资1亿美元对数字音乐服务商Spotify进行了投资。

Related 米尔纳小档案

1961年11月11日,米尔纳出生于莫斯科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名专门研究美国管理实务的经济学家,母亲则是一名医生。米尔纳的儿时理想是成为一个科学家。于是高中毕业后,他考入俄罗斯国立大学攻读物理学学士学位。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苏联国家科学院一名研究粒子物理的研究员,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然而,米尔纳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1990年,他持奖学金远赴美国沃顿商学院深造。在学校里,米尔纳的勤奋好学给教授们留下深刻印象,而他分析问题时所展现出的敏锐思维也被认为将来“可能会有远大前程”。

完成学业后,米尔纳进入世界银行金融部门工作,其间他结识了俄罗斯石油和银行业寡头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

回国后,米尔纳在霍多尔科夫斯基旗下的Menatep银行建立起经纪和投资银行业务并担任主管。后来他结识了美国对冲基金新世纪控股公司驻莫斯科办事处的负责人格雷戈里·芬格,并与其共同创建了一家主要投资于俄罗斯互联行业的风投公司——“桥”(NetBridge),他与互联企业的“情缘”就此起步。

米尔纳现在对于互联公司的热衷只能用狂热来形容,而在艺术家妻子茱莉亚(Julia)眼中,他已经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机器人般的工作狂。

除了白天的日常工作,晚上才是米尔纳忙碌的时候。他经常深夜2点打给投资经理,与对方至少聊到凌晨5点。 4个多小时的睡眠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十分充足。

投资Facebook之后,他变得更加忙碌,大部分时间奔波于全球各大城市,与潜在的投资对象进行商谈。为了保证与家人的见面时间,出差时他总会带着妻子和两个小女儿。而且无论怎么忙,米尔纳还是会抽时间阅读他给两个女儿布置的功课。

已经成为亿万富翁的米尔纳在莫斯科和旧金山拥有价值上亿美元的豪宅。除了高科技的装备之外,他的房间中还挂满了茱莉亚的画作和摄影作品。

磷铜焊环
氟碳铝单板
深圳不押车贷款利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