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流浪仙人 第1501章 不需要恐惧!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4:19 编辑:笔名

流浪仙人 第1501章 不需要恐惧!

虽然不能施展自然力的‘灵动形态’变成猫头鹰那般小,但强行运转秧鹤的血脉,还是能调整身材结构。如今体格略瘦就减轻了体重,而胯腿筋肉强健到极端,再配合虎豹血脉的敏捷能力,勉强跟上了史拉蟾的上跃步伐。又数步后,大家各自跃上一个石柱。然后~~~他们就一起面对昂起来的虎视眈眈熔岩巨蛇!还有张口喷来的火与毒的雾状爆射吐息!

唪!!!好似大风吹散厚厚的浓雾,汹涌四散、力罩八方!

个倒霉的却是那能飞的鹰身鸟妖——它虽急飞起,但身上羽毛还是被喷上diǎndiǎn滴滴足以烧红铜铁的火焰风雾,顿时周身冒烟、羽翼破乱,像野鸡般扑腾歪斜,在痛叫和尖呼中被那红黑相间的恐怖熔岩巨蛇一口吞下!

可惜这鹰身鸟妖乃是出类拔萃的一术士,又在炼狱血战中有少许奇遇,遂成了一方霸主。奈何在这反魔场中,diǎn滴法术都不能施展,单凭肉身哪里斗的过?现在就‘呲呲~~’的被夹在双人床还宽的蛇口中,火星飞溅,成了火烧烤鸡。还引起四周观看席上的蛇人高兴高呼起来——饶是你法力通天,还是被神祇玩弄于掌股之间,放一条小宠物就灭了!嘶嘶嘶~~~

就在群蛇沸腾时,忽见一石柱后翻身跃起那身材高大,犹如亚巨人的史拉白蟾,电光火石之间已从柱dǐng一跃而起,扬臂时拳端唰唰!!冒出数条锋芒如钢的骨刃。如劈风斩光的一道犀利飞影,竟悍然直接冲向那巨蛇而去!

他疯了??众蛇惊讶。

干得好!!吊在另一个石柱背后的波努克看到那犀利飞影,眼中爆出精彩光芒,也翻身上了柱dǐng,跟着飞跃向那正在吞噬鸟人的红熔巨蛇。

都疯了??众蛇讶然,竟没戏看了??太衰了!太~~~

嘶嘶嘶!!!坑中巨蛇猛地挣扎扭动,甚至吐出口里的半截‘烤鸡尸’,急急扭向另一边,显然是受了伤!可它移动别扭好像扭伤了背部筋肉。而背上的人类还在跳跃着手持一把中柄的宣花斧打砸更多的蛇背地方。

他的斧头是哪儿来的??!众蛇骇然:反魔场怎没压制住他的法术??

而坑中的史拉白蟾则只紧盯着波努克施展斧头的手法——他是在用斧背打砸,而且用上了‘震慑拳’的手法。这手法不算太难。高段武者无论战士圣武士乃至盗贼都可以练会。而史拉蟾的震慑拳更是天生的。但此次并未用此拳法,因为神性巨蛇强韧异常,不确定此拳能否有效,所以刚才以坚越钢铁的天生骨刃斩杀。

这人类的震慑拳怎么可能过我???

虽然羡慕嫉妒恨。但在这生死时刻还是很高兴的。趁着巨蛇行动不便的刹那。他又飞跃七八米高。用过三十人的巨力劈抓斩杀蛇身,顿时赤红如火的血浆四下飞溅,甚至把他本人都烫伤了。

突然。那滚烫的熔岩巨蛇浑身一抖,瞬间史拉白蟾就抽身飞退并大鸣了一声:“危险!!”幸有这提示,在高高蛇背上的波努克也瞬间飞身撤离,避开了‘砰!!!’的一下蛇身火焰爆裂!就像一场熊熊壮观的火风暴在周围疯狂肆虐,数息之后才收敛下去。

飞身跳到一根石柱背后的波努克有些火焰抗力,只是烧伤了一条手臂。但巨大的愤怒神蛇已经盯上来,高高蛇头似涌起五六层楼的巨大红浪,一下叼向波努克!波努克‘嗖’的似飞箭斜掠上另一根石柱,双手已经生出龙爪状的尖爪,死死抓住侧面的雕纹和凹凸,勉强把自己掉在半空。而大蛇犹如悬空火河,再次虎虎冲来!

忽然一个大大身影似灵燕般轻巧落到蛇背上,同时利光闪动又带起一片火热血花!五六层楼高的蛇头愤怒瞪回来,张口一道火流喷射过去。快似飞箭的火流还是没伤着敏捷惊人的准传奇史拉蟾。反倒是跃上半空的史拉蟾张口回吐了一道五彩斑斓“混乱啐吐”。

已经越到另一个石柱背面的波努克忍不住探头出来看着那道“混乱啐吐”,心中不断盘算:喷息一般都是自然力,在这反魔场中无法使用,龙类也不例外。为何这史拉蟾却能喷吐出来?混乱能量是怎么与他自身结合的?若能学来,用此法施展背篼神拳,何须用蹩脚的震慑拳?

他看的眼睛放光,可手里也不能歇着,否则史拉蟾会很快落入下风。当即他忍着手臂痛楚三下两下爬上柱dǐng:“这套震慑拳经过改良,不震慑全身而只震慑击打部位的筋肉。虽然只能震慑一两轮,但根据东郃子的説法,若能连续击打蛇身上某条经脉的各个穴位,让整条经脉各处不断被震慑,就能逐渐破坏它肌肉群的协调能力,还能造成一些脏腑失衡,终拖垮它。他从蛇与蛇人身上研究出两条容易得手的经脉,神蛇果然也大同小异。只是~~~蛇身像火车般扭来动去,还要避开它反击的火焰,着实太困难,刚才一轮就很耗力气。”

既要艰难的平衡身体、又要调整好震慑打击力道,还要分心躲避火焰,一心三用,其实损耗相当大。现在他手脚都有些不灵便了:“也不知道是我先被拖垮,还是它先被拖垮~~~”他深吸呼吸了几下,用炁法将把身心调整到搏斗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不但身体更协调,攻防、豁免、技能获得加强,而且大脑活动被大幅度改变——原本面对危险事物,人就会本能的调动恐惧意识,作出恐惧退避等行动倾向。而现在。面对危险事物,他已不再调动那套‘恐惧反应模式’,取而代之的是高度专注和认真分析。

原本。人在面对危险事物时,会自动假想自己失败后的惨状,还搀和上大量悲观、恶劣、逃避等等情绪和行为倾向。但现在这种模式统统被打断,人一想起失败的惨状,却会涌起壮烈之感。不再悲观、反胃、逃避。只专注于如何击败敌人——不恐惧,不是要你去找死,而是将精力用在更需要的行为里!

现在,他已经不恐惧,因为他不需要恐惧!因为击败这巨蛇,本来就不需要恐惧!!!

瞬间他飞身扑下。似流星坠地般持斧撞向熔岩巨蛇。‘乓!!’的斧背重重一撞便让它浑身震颤僵硬。身形再如麻雀般跳动在巨大蛇背上。一次次啄打蛇经,好似在火红大浪上挑动的大鸟。看起来灵动精彩,其实凶险无比!若是稍不留神跌下五六层楼高的蛇背,或是被怒蛇会喷的火流集中。不死也重伤!

幸有那史拉白蟾在各个石柱间跳来跃去。一纵十几米。来去如电的在熔岩巨蛇面前挑衅、伺机抓伤巨蛇。弄的愤怒巨蛇以他为目标,对身上‘偶尔’让身体某块肌肉僵的人类‘小跳虫’并未太理睬。

太好了!!波努克奔跑在大浪似的剧烈起伏蛇背上,艰难的运斧力。当一斧‘砰!!’的重重打在巨蛇颈后一个位置时,那巨蛇猛地浑身抽搐,继而浑身红。波努克略一调整身形便急急跃下蛇背:“快跑!又要爆了!”

‘乓!!!’烈火砰然大爆,似赤红风暴肆虐八方!巨大的热浪甚至把斜掠到一个大石柱侧面的波努克冲掉下来,半摔着滚落地面,疼痛入骨!而那史拉蟾族也没好到那里去,一条腿被火流烫伤了。虽有不弱的火炕,还是被烧焦的皮肤,站立时也只能一瘸一瘸的。望着渐渐消散的火焰面露恐惧。

“不要怕!”勉强站起来的波努克叫道:“他中了我的秘密拳法,现在至少是个半瘫,等火焰一退,我们就联手杀~~~杀~~~”那消散的火焰中突然跃出一条条召唤来的火焰小蛇,带着滚烫的热力,饿狼般群冲过来!!

“上~~~柱子~~~”波努克恨恼的説着,其实二人又累又伤,上柱子已经很艰难了。而这些召唤来的火焰群蛇,也能爬上柱子去。二人上柱之后那火焰终于消散,里面的巨蛇果然出了问题,小河般的长长身体半瘫扭曲在地上,还大张着蛇口折腾,好似中了严重的‘反胃术’。

“你引诱它再喷火一次!”波努克如此説法让另一根石柱上的史拉白蟾直瞪眼:这是战术安排,还是要我去送死??就这犹豫的功夫,那巨蛇已经能挪动些许身体了,让这边的波努克严肃盯着史拉蟾説:“没想到它还能召唤,地面已经没我们立足之地了,我们只有一瞬间的机会,必须联手!”

望着他狩猎者的坚定眼神,史拉白蟾看出了“认真”。当即拼尽力气纵身跳下石柱,大步踏着那些火焰毒蛇,飞冲到熔岩神蛇面前几爪砍过去,在怒.蛇口喷火流的一瞬间,勉强滚到一边,还挨了几条小火蛇的啃咬。

刚喷完火焰神蛇还没闭上嘴,忽然一个身影飞纵过来,二话不説就~~~跳到它嘴里去了!

嘶嘶嘶嘶~~~四周观众台上,众蛇嘶嘶哗然,那惊讶声浪犹如刮起了大风:这人类是脑子混了么??今天怎么竟出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但喧闹观众里的东郃子终于送了一口气,蛇嘴比其他动物灵活,相应的穴位也更多。有两个穴位被震慑击打击时,不但会导致嘴部肌肉暂时瘫痪,还会影响一部分脑干和脊髓。虽然杀不了它,但打瘫它还是可以的。然后~~~

波努克从巨蛇瘫痪的口里爬出来,长长斧柄像尖刺一样,对着不能闭合的蛇眼就是一下!

嘶嘶嘶~~~观众席上的蛇人们几乎都暴怒了!他们愤怒的瞪着场中,看着他们尊贵的神蛇被长柄刺破眼珠,刺入脑补一搅和!!!轰隆隆,比火车还粗长的蛇身彻底软到在地。连四周地面上正在攻击史拉白蟾的召唤火蛇也悉数消失,留下几乎半死的史拉白蟾跪在地上侥幸喘息:这该死的反魔场~~~差diǎn儿就真完了~~~那人类好像蛮懂解剖的,对震慑拳很有研究,要是能弄到这门技艺,在加上我天生的震慑拳本领~~~而波努克坐在蛇头上大口喘气,今次真是险象环生,刚才在蛇嘴里还差diǎn儿被压垮,现在~~~现在~~~嗯??这蛇还没死??

他可以感受到屁股下巨蛇的脉搏还在不断跳动!虽然很微弱,但依旧持续不断!甚至可以看到眼眶中翻露出来的灼热血肉在微微蠕动愈合。好在远处的祭祀场精钢魔法大门打开了,几个穿戴典雅的蛇人侍从很不情愿的过来,要恭请他们出去。看来战斗是真的结束了,只是这神蛇与众不同,就算击毁大脑也能再生出来。这种能力实在惊人了~~~~

他抡起犀利斧头劈下一块神蛇血肉,抓在手心里跟着蛇人、史拉白.蟾一起出场而去。

出的场来,面对就是其他蛇人狱卒的愤怒眼神。但击败神蛇就有自由,这是神灵定下来的规矩,谁也不敢违抗。自由后的人会被立刻驱逐出境,但波努克对管事的蛇人説:“这位白蟾兄已经收到了我们使团的申请,会跟我们一起离开。”

史拉白蟾也diǎn头称是,他俩出来前就已经谈好了。而管事的蛇人只能恶狠狠的半威胁道:“神灵怜悯你们,所以才用反魔场压制了神蛇大部分能力,否则你俩早就变成烤碳了!出去之后好自为之,若是再敢亵渎神灵,下次就是直接斩杀!!”

波努克似笑非笑的冷笑着,而史拉蟾倒是很配合的diǎn了diǎn头,只是在心里腹诽:要是没反魔场,老子一身法力还怕你个烂蛇?据算打不赢,也逃得掉。只要从这里走出去,还有谁能拦我?

一走出反魔场的囚牢,两人各自施展法术自然力,身上的累累伤痕迅愈合。当东郃子一行人上前迎接时,他俩已经完好如初。

“此行真是凶险。”东郃子説:“来之前我虽占卜出有惊无险,但此番遭遇还是出我意料。幸好你技艺有所突破,还有这位先生的协助,不知这位先生现在有何打算?”

白蟾开口就出人意料:“想带各位去见见金色魔纹会的使者!”

——————————————————————————————————————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近出差多,更新有些不稳定。请诸位读者见谅。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东莞市石龙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省心血管病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南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淄博正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