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文革时汪东兴劝某大人物别按江青意见办将来

2018-10-26 14:17:32

本文摘自:《庭院深深钓鱼台》,作者:杨银禄,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婚事带给女护士的厄运 1967年10月中旬,组织上为江青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调来一位女护士,她的名字叫周淑英,江青叫她小周。 周淑英中等身材,圆圆的脸庞,健康的身体,大而有神的眼睛。性格虽然不太活泼,但她爱说爱笑,笑时就露出洁白的牙齿。她留着一头标准的军人短发,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出身于贫民家庭,用当时的话说就是根儿红、苗儿正,对党、对毛主席有着深厚的感情。她为能调到中央机关工作而感到光荣,凭着一种光荣感和感,尽心尽力地工作。 江青醒着的时候,小周伺候她吃饭、吃药、喝水、吃水果、按摩、打针、洗澡、冲牙、换衣服,跟着她出去开会或活动;江青睡觉以后,小周还要为她洗衣服、熨衣服、测气温、看风向繁重的工作和严重的睡眠不足,使得小周疲惫不堪。没有过多久,她就变得面黄肌瘦了,活泼的神情不见了。她即使是到了那个样子,还是强打精神,硬撑着坚持工作。 1968年秋冬之交,江青患感冒发高烧,小周废寝忘食地精心护理她。晚上江青睡在床上,小周就坐在地板上守候,在漆黑的屋里既不敢打瞌睡,又不敢弄出任何声音。黑天陪护,白天还照常工作。江青平时就好出汗,发烧时出汗更多,稍出一点汗,就叫小周换内衣、换被子,把换下来的被子立刻抱到外边晾晒。有时来不及晾晒就用电熨斗熨干,准备了六条被子都倒不过来。就这样,小周五天五夜没有合眼。有一次,她给江青送饭时困得睁不开眼,迈不动腿,迷迷糊糊、跌跌撞撞地向前挪动。有好几次摔倒在地,昏睡过去。我们看在眼里,心疼得直掉眼泪。 有一天中午,小周到机关食堂吃完饭,骑着自行车回10号楼时,由于精力和体力不支,一下子撞在一棵大树上,人跌倒在地就一动不动地睡着了,直到被别人发现后,被搀扶着回到10号楼。 1971年,小周已经过了结婚的年龄。有一天,她对我说:老杨,我找了一个对象,我们打算近结婚。现在江青同志身体比较好,我想这几天抓紧时间办事,多请五六天的假。我不敢跟江青同志说,拜托你跟她说说,她同意,我们就办,如果不同意,再拖一拖,没有关系的。 男婚女嫁是人生的大事,小周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我想任何当领导的都会支持并表示祝贺。但是,江青这个人与常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她嫉妒别人结婚。我想,对这位护士的结婚请求,江青同意的可能性很小很小。 一天下午1时许,江青起床后,吃了麦片,到办公室办公(她睡了一大觉,起床后是一天中情绪稳定的时刻),我去向她请示小周要求结婚的事。 没想到,江青的回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她说:那好哇,这是一件好事,我同意,成人之美嘛,向她表示祝贺! 江青放下手中的文件,又问道:什么时候结婚?请几天假? 我说:你这不是同意了吗?她想近几天就结婚,准备请五六天的假,办完了事马上回来上班,她不想过多耽误工作。 江青说:结婚是终身大事,多休息几天没有关系,我现在身体还可以,结婚很累人,多休息几天。 我高兴地说:我代她谢谢江青同志。 江青说:你叫她到我这来一下。 小周来到江青的办公室,江青当面向她表示祝贺,并送给她两块布料,作为结婚礼品,小周很受感动。 可是,当小周离开钓鱼台10号楼的时候,江青突然改变了态度,开始大发脾气了。 她的下颚往前伸着,嘴唇打着哆嗦,厉声厉色地说:这个小护士,她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在我精神、身体都不好,正需要她的时候,居然离开我,结什么婚?在她的心目中,一个男人的地位和分量,比我这样一个政治局委员还重要。为了革命工作就不应该结婚,不应该生孩子!你们告诉她,她既然走了,不管我了,伺候她的男人去了,释放以后又被送回五七学校)去看她。小周看到患难与共,久别重逢的战友,像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我们两位男子汉也禁不住地哭了起来。我们既为小周的获释而高兴,又为小周的不幸遭遇而难过。 小周后来流着眼泪对我们说:关押我的时候,有两个女同志,其中一个对我态度比较好,另一个对我态度不好。她经常对我说:你要老实交待问题,不要走向党的反面。我对她说:我没有问题,你叫我交待什么?我这个人永远也不会走向党的反面。我始终是忠于党,忠于党中央,忠于毛主席的。当时,我觉得太冤枉了,太难过了,真的不想活了。我结婚时,江青送给我两块布料,一块蓝的一块灰的。我看到这两块布就气得不得了。我用一条蓝头巾包得好好地给江青退了回去,凡是她的痕迹我一点也不留。不知道为什么,我退给江青的布料、头巾,又给我退了回来。当我看见又把东西退了回来,一气之下,拿起剪刀把布料剪了个粉碎。 我向小周解释了那些东西退回来的原因:当时,汪东兴对我说:小周退给江青的东西如果江青收到了,非更加激怒了江青不可,江青一定会往死里整小周不可。所以,我又把东西退给了小周,这也是为了保护小周,免受更加残酷的迫害。 小周说:当时我是有话无处说,有冤无处申呀!我真的想一死了之。我的情绪坏到了厌世的程度了。我房里有绳子,不想再活在世上了。后来我又想,作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应该相信党组织,相信党中央,如果我死了,真的就说不清了,我终于活下来了。

羽毛球木地板
大红袍花椒苗
泰富华悦都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