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相师 300 两女争夫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7:48 编辑:笔名

相师 300 两女争夫

孟雪和王小雅现在是唐振东的合作伙伴,两女知道唐振东新店开业,不足为奇。就算王小雅不想來,也会被孟雪拖着來的。更何况,王小雅对于清影其实感觉很不错,不光是因为于清影颈上的那枚神奇的避水珠,还因为于清影的身份,海城市长之女。让王小雅惊奇的是,于清影身上沒有**的那种娇气,这让王小雅对于清影的观感很好。

钱文美虽然名义上是跟着哥哥來见见世面的,但是如果她自己不想來,那谁能给她绑了來?

李如玉倒不完全是为了唐振东而來,她有一大部分是为了那把未曾得手的尨牙宝刃而來。

不过这五女,任何一人的到來,都沒有身着苗族服饰的徐月婵的到來,引人注目。

“振东,难道你真的宁愿肚中金蚕盅作死去,也不愿意跟我在一块吗?”徐月婵一抽泣,她头上帽子上的银片就叮当作响,再加上徐月婵垂泪欲泣的表情,更显得楚楚可怜。

胡大海和武飞龙等人都露出会心的笑容,他们在心中都以为,唐振东把人家怎么怎么了,然后人家有了反应后,寻上门來,找唐振东要个説法,也就是问问肚子的孩子怎么样?至于徐月婵説的肚中的金蚕盅被胡大海等人选择性的忽略,而有意识的听成了肚中的孩子。

“是的,我有我的爱人,你可能喜欢我,但是我却不喜欢你,我喜欢我的女朋友。”唐振东拉过旁边的于清影,“这就是我的爱人,请原谅。”

唐振东这么説的时候,周围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唐振东投以艳羡的目光,因为不论于清影还是找上门來的这个苗女,都是人间绝色,万里无一的那种。

这么美丽的女人,一生中拥有一个都是,更别説唐振东一下拥有了两个,而且两个还在竞争?这对于大多数男人來説,都是梦寐以求的事。

徐月婵很显然并不是个很善于説话的人,见唐振东这么説了,她只是低头垂泪,那模样我见犹怜。

虽然大家都沒説话,不过大多数人都在心里想一定是唐振东的始乱终弃,才导致了人家姑娘千里寻夫。据説到了苗寨,不能轻易跟苗女説话,也不能喝人家捧上來的酒,更不能随便接触人家姑娘,这都有可能被人家姑娘抢情郎,把你羁绊在苗寨。

“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真的不愿意吗?”徐月婵从雷公山千里迢迢追到了海城,足迹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任谁满是希望而來,却得到这么绝情的话,都会伤心难过。徐月婵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对不起。”唐振东嘴上説着对不起,脸上却无一丝愧色。

哥们到底怎么你了?是女干了你了?还是上了你了?你这么來纠缠我。我不过就是在九洞山溶洞的时候为了救你,抱了你一下而已,但是哥们也遭到报应了,被五雷轰dǐng了,差diǎn把小命都丢了。

回來后,你就给哥们下了据説是你们苗寨毒的金蚕盅,哥们都沒杀了你泄愤,你还纠缠不清了怎么的?

唐振东想起这些,就有diǎn火大,鱼沒吃着,还弄的一身腥。当然唐振东也不想吃鱼,他还是处男身,人生珍贵的东西当然要和自己的人分享才是。

但是你这么纠缠哥们却是太不应该了,哥们沒招你,沒惹你,而且还是你们名义上的苗疆领,虽然这个称号是你们硬塞到自己头上的,唐振东也不知道自己头上的这个名头有多大威力,但是想來也是可有可无,有这么逼领的吗?

不过唐振东的傲气,看在胡乱猜测的众人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虽然在座的大家都是跟唐振东是朋友,但是即使是朋友,也不能不对徐月婵这样的千里寻夫的弱女子投以一丝怜悯。

“我从苗疆千里迢迢赶來找你,沒想到听到你説的竟然是这么绝情的话。”徐月婵的心非常痛,换做谁,谁也得痛。

“妹妹,你也饿了吧,也到饭diǎn了,振东,走,安排大家入席吧!”于清影上前一步,拉起徐月婵的手,对唐振东説道。

“对,对,对,都饿了,吃饭吧!”大家也纷纷响应于清影的话,也顺便好让唐振东下台,虽然唐振东的强硬为大家所不赞成。

“走,吃饭去。”

唐振东带着大家杀向提前定好的饭店。

“东哥,啧啧,今天是桃花运盖世啊,两个绝色美女,哎,幸福啊,幸福。”袁小强抽空趴唐振东耳边悄悄道。

“去你的。”唐振东本來想一把把袁小强推个仰面趴,不过袁小强毕竟是來庆贺自己新店开张的,这样做未免让他下不來台,也就收了大半的劲道,不过即使是这样,袁小强还是被唐振东推的双脚离地,不过唐振东用劲巧,收由心,袁小强在双脚离地后,飞了七八米远,才落下,蹬蹬蹬蹬蹬,一连后退了五步,方才站稳。

“好功夫!”这一幕正好被张龙看到,张龙是个大行家,虽然是练散打出身,但是眼界却极高,很是识货,唐振东的这一下,尽管用的是巧劲,但是这个巧劲的巧却是少需要十年八年的苦功。

酒店就在火车站旁不远,所以,大家也都沒开车,就是这么走着去,于清影和李如玉自然是跟徐月婵一起走,边走,李如玉边侧面打听徐月婵和唐振东之间生的事情,于清影正好也想知道,不过她却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口,眼下李如玉在问,她就竖起耳朵听就可以了。

不过徐月婵不是个善于言谈的人,语言的逻辑性也不大好,再加上方言的诧异,所以于清影和李如玉就听了个云里雾里。

唐振东当然能听清徐月婵的话,因为他是亲身经历者,不过唐振东是能听懂但不愿意听,他都亲身经历了,还听个什么劲?

唐振东故意远远避了开去。

大家都兴高采烈,要不就是讨论刚才的两女争夫,谈的眉飞色舞,都艳羡唐振东的桃花运。

但是有个人却例外,人群后的王学斌王总编却一句话不説,他心里有事。

今天早晨,王总编特意换了套平时不大穿的西装,把皮鞋也擦的铮亮,就是为了参加唐振东的这个开业典礼,九diǎn钟的时候,王学斌刚准备喊于清影一起走,办公室的响了,本來王学斌是不大算接这个,但是一转念,还是接了。

“你好,我是李全才。”

打的这个人让王学斌非常吃惊,半天沒想起來这个李全才是谁,直到李全才提醒他説自己是在市委办工作,报社工作养成的职业敏感,王学斌才反应过來,李全才就是市长于振华的秘书。

李秘书跟王学斌寒暄了几句,然后又説了句石破天惊的话,“于市长找你有事!”然后就被交到一个声音浑厚的中年人手中,“王总编,你好,我是于振华。”

直到于振华説出自己名字的四五秒过后,王学斌才回复正常,“王总编,你那里説话方便吗?”

“方便,方便,于市长请指示。”

“呵呵呵呵,不要那么紧张嘛。”于振华先跟王学斌闲扯了几句,然后话題一转,让王学斌直接出了一身冷汗,“王总编,听説你当上总编之前,你在候选人中位列第三?”

王学斌根本拿不准于市长説这话的目的,是要追究?还是刨根问底?或者是什么都沒有,纯粹就是问问,不过,市长真是闲着沒事干吗?

“于市长,是的,当时在我前面还有两个候选人,当总编的呼声都比我高,但是也许是我命比较好的缘故吧,我当了总编。”

“哦?只是命比较好吗?”

于市长的一句话,又把王学斌惊出一身冷汗。于市长这是什么意思?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打,然后又用这种口气説话,这让王学斌有些捉摸不透于市长的言外之意。

“小王,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要实事求是。”于振华见王学斌半天不説话,也明白王学斌此刻的心理,于是出言补充道。

“哦,沒有负担,于市长您想知道什么?我告诉您。”

“呵呵,王总编你是个聪明人,很好,我就问你一句,是不是有人在你后边指diǎn?”

王学斌一愣,他瞬间就明白了于市长的意思,于市长问的是人唐振东,看來市长也遇到了官路上的问題了,王学斌脑中的犹豫,只是一闪,他就决定坦白。因为王学斌在市委市里沒有任何的助力,能跟他扯上关系的就只有报社社长胡文轩,不过按照王学斌现在所处的这个总编位置,基本就等同于副社长了,要想再往上爬,还需要大助力不可,眼下,于市长就是自己命中的贵人,王学斌决定抓住眼前这个机会。

“恩,是有人给我指diǎn,也给了我几张符。”

“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唐振东。”

潍坊市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东台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太原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兰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运城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