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六月艳阳天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26:33 编辑:笔名

一夜难眠的富根,鸡叫头遍后才感觉有了睡意,可只圪曚了一会儿,就被梦中的情节踢腾醒了。  这时的窗外,黎明已将夜幕驱散,晨曦又将云翳撕成雪花般的絮块,经红日一照,天空就呈现出了五彩云海,很美。  日头飞升到一杆子高时,太阳婆婆看见她四十多岁的儿子富根,在梳妆镜前精心地修饰着自己。他将刚洗过的黑发梳出一种时尚的毛寸,喷洒了定型油亮的啫喱水。对着镜子,自信地扬了扬头颅,绽了绽笑脸,尔后,穿上了乳黄色的鳄鱼牌T恤衫,滇蓝色板式牛仔裤,与上身T恤衫搭配协调的乳色森达皮鞋,再次在镜中自我欣赏一番,方才将黑色的皮尔卡丹包,往膈正肩窝儿一夹,迈开脚步,走出家门,踏响了一天的生命节拍。  他刚走到当院,忽听得老爹“富根、富根。”的叫他,便又返身走进老屋。  “爸,有啥事?您老快说。”  “叫我说,那我就说了。要我说你呀,这是讨吃子乍有钱,忘记了那几年,穷抖擞哩!瞧你这行头打扮,刚办起个小小预制厂,自己任命了个狗屁‘经理’,就蚂蚁带上谷壳子——乍得放不下了。”  富根含着笑脸,从口袋里掏出老爹爱抽的“红梅”香烟,给老爹递上一支,随手掏出打火机“啪”一下打出呼呼的火苗,边给老爹点着烟,边说:“好我的老爹哩,都啥时代了,还用你那榆木老脑筋要求人呢?再说了,人活面子树活皮。你说说,咱去给人家有声望的人谈生意,穿得土不拉几,能不被人小看?这人哪?自古就是看人头下菜碟儿。在人前头,一但被人看不起,还谈什么生意?”  说着富根抬腕看看手表,时针已指向七点三十分。富根欲想逃离的举动,一下激怒了老爹:  “我就这榆木脑筋,可你是老子养的,就得他听老子训导。我就不信,谈生意就非得油头粉面,西洋怪气?”  “好、好、好,您老消消气,儿子今儿已与人家约好了时间,来不及替换这身行头了,等中午回来,儿子陪你喝两盅,认罚,还不行?”  天天爱喝两盅的老爹,一听儿子说陪他喝酒,就摆摆手,示意放行。  富根一出生就没了母亲,是他爹当爹又当娘一手把他拉扯大的。所以,他对父亲总是柔声顺气,从不惹老人家生气,是村里出名的孝子。  太阳婆婆一看父子俩讲和了,也就笑圪咪咪地璀璨在了天空。  富根他爹有个怪癖,每逢太阳高照的大晴天,他的心情就特别灿烂。就是顶着炎夏六七月正午高照的日头,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滴到地上摔八瓣的锄禾日当午,他都像和情人约会般的欣慰。因为每每这样的天气,他就会重温往日美妙的回忆。  人啊,越上岁数就越喜欢用回忆往事来打发日子。儿子走后,富根他爹,就不由又沉静在了四十年前的那个炎夏正午,他遇到了富根他娘红梅的情境之中。就在那个炎阳流火,大地滚烫的大中午,一条漫人头的青纱帐夹着的陌纤小路上,一个女孩,一只饿狼,像小羊过桥般对峙着。当时的他,好似天降的战神,在女孩猛不防下,把他用力往他身后后一拽,就立在了饿狼面前……  时间就在他思想着那个他从饿狼面前救下来的,给他生下个儿子就走了的,他一生碰过的女人中,分分秒秒地飞速流逝着,不觉时近午时。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将他从记忆中拉回。    电话中传来儿子顺和的话语:“爸,儿子为了给您老人家赔罪,中午请您在外边喝酒怎样?”  “只要是喝酒,在哪都行。”  “那好,咱就到“山丹红”饭店?”  “行,咱就去“山丹红。”  六月的日头,炽烈的喷火。六十开外的富根他爹骑着那辆陪伴了他三四十年,被儿子称作老来旧,在他看来仿佛英雄胯下泣血宝马般珍贵的牌老式自行车,吱吱扭扭,汗流浃背,行进在去往“山丹红”饭店的路上。  山丹红饭店位于晋北忻州城郊结合地段,他听说近来那儿的生意很火,他还听说山丹红饭店有个山丹姑娘美若天仙,女人看了都动心。  山丹是老板的侄女。她高中毕业后,本来考上了忻师美术系,却因父亲突然脑梗塞发病瘫痪在床,破灭了她的大学梦。她不得不放弃学业,走出山村,投靠叔婶,来到饭店打工,担起替母亲分忧,供养小弟读书的责任。她的到来,让多年不见她的婶婶不由眼前一亮。说,瞧这闺女,俊俏美丽的,简直就是当年羞花闭月的貂蝉再世。谁说咱忻城自出了个貂蝉后就再没好女了?咱山丹无疑就是咱忻城当代的貂蝉啊!瞧瞧,这身段,匀称高挑、亭亭玉立;这明眸,含露欲滴、眉目传情;这肤色,白里透红、温润如玉;这唇齿,阔齿整洁、小口红润;这秀发,乌黑闪亮、如瀑流泻。听婶儿一番夸赞,腼腆的山丹,脸颊倏然着染出了羞答答的红晕,更给人以含苞欲放,面若桃杏的清纯之美。与此同时,山丹婶儿的心中顿然生出重新修改店名,装修店面的想法。心想,年轻就是优势,美丽就是财富。这无疑是财神爷给送摇钱树上门喽!于是,她热情而亲切地把山丹搂进怀里说,孩子,俺娃能在困难时来找你叔婶,是把你叔婶当亲人了,婶不也没个闺女,再说咱家也就你一个姑娘,往后你就把叔婶这儿当作自己家,咱把店面重新装修装修,不愁赚钱给你爸治病,也不愁供你弟弟读书。听婶这么一说,山丹不由热泪盈眶,感激涕零地说,谢谢婶儿的抬爱。  不几天,店面就按山丹爱好的美术特长,设计装修一新,店名也改为了“山丹红”饭店。从此,以山丹而得名的山丹红饭店,一天天得红火了起来。  来到与儿子约好的地儿,富根他爹将那辆除了车铃不响哪都响,放哪儿都无需上锁的老来旧破车往一株老柳树树杆上一靠,把一双青经暴涨,缀满老茧,老树皮样的手往身后一背操,挺了挺胸脯,扬了扬花白的头,照着山丹红饭店走进去。    山丹红饭店,店面不大,却装潢精致,布置井然。一进门对面是吧台,两边,一面用木板隔出两个包间,取名曰“温馨岛”和“知心港”。另一面临窗一张大圆桌,靠吧台和厨房门边的墙角搁一张小方桌。地板、墙壁、天花板的色调均为淡紫浅粉的协调搭配,给人以祥和、温馨、整洁、雅静之感。每当朝阳升起,整个店面便沐浴在温和的光线之中,无比清雅。  富根他爹一进门,就有一个美丽的姑娘笑盈盈迎上前来问他:“老伯,你好,几位?”他撑得气匀匀的,慢圪悠悠地回答:“两位。”便随姑娘的安排坐在了墙角的小方桌上。  看看眼前的女孩,已越花甲的老汉不由在心底惊叹道:呵,这姑娘长得的确标致。难怪有人说她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满含晨露,像春日含苞欲放的桃杏;有一副姣好的容颜,粉润如玉,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出水芙蓉;有一种不凡的气质,美艳朴质,俨然六月盛开于深山的山丹,给人清纯、文静、娇艳、自然美哩!她的美让老朽都禁不住眼馋心热,想起了自己当年的女人。咱那女人当年就是这般标致,这般水灵,这般鲜嫩。  “嚓“的一声刺耳惊魂的汽车刹车声,把老汉从遐想中唤醒。窗外,一辆银灰色的本田轿车稳稳停泊在了饭店门前。接着就从车里钻出五个男人,个个穿戴讲究,人人倜傥风流,富根也算其中之一。老板和服务员忽见一群款爷到来,远远的就满面笑容迎了上去。走进饭店的富根,看也没看早已等在墙角的父亲,就在那美妞的引领下,径直钻进了“温馨岛”包间。  见儿子哄骗他到此,又如此目中无人的样子,富根老爹本想走上前去,与儿子理论理论,可想想都四十多岁的儿子了,在人面前教子,也不大合适,就强压心头火气,在原地坐了下来,喊那姑娘来点菜。可姑娘忙于接待相继到来的两三拨客人,就把他孤孤单单地凉在了一边。于是,他鼻子一“哼”,老眼一撇,从心底深处愤然冒出一句气话:“狗眼看人低!”  当那姑娘安顿好其他客人,向他走来说,温馨岛的那位大哥叫你一起过去时,他气冲冲地说:“不去,我就在这儿。我与他们又不是一路人。”  “哦,那我就回话过去。”  “别走,给我点菜。”老汉口气硬生生的说。  说话间,姑娘已经走远。老板娘见侄女忙不过来,就来到老汉跟前说,老哥,想吃点啥,我给你点。  谁知,他刚说出“给我来一瓶‘杏花汾’”,老板娘就看看他说:“我说老哥呀,这酒很贵的,你还是喝瓶‘高粱白’算了。”一听这小看人的口气,他就气楚楚地说:“你这是看人下菜。你当我没钱?没钱我敢进你这‘山丹红’饭店吃饭?”他把“山丹红”三个字咬的很重,无非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与愤懑。  姑娘返回温馨岛说,大哥,那老头说他和你们不是一路人,不过来,就在哪儿自己吃。富根笑着说,也好,那就把这几样菜给他也上一份,让他独坐一席好了。同时,富根心想,这样也好叫我那不合时宜的老爹感受感受这前夜后晌看人的炎凉世态,开阔开阔封闭狭隘的眼界,更换更换爱认死理的老脑筋。  姑娘接过富根点的菜单说,看他也是一个穷老头,点这么多,这么贵的菜和酒,他能吃得了?付得起钱吗?富根“呵呵”一笑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不定人家随身带着财神爷哩!  不一会儿,老汉的面前就摆上了一素一肉的“凉拼盘'和一盘“葱爆腰花”,一盘“麻辣豆腐”,一盘“糖醋里脊”,一条“清炖鲤鱼”,外加一瓶十年陈酿的“老白汾酒”。可为荤素搭配,五味俱全,有酒有肉有豆腐,有吃有喝有看头。他看看这都是他平时喜好吃的菜,心喜而略表怨怒地说,我又没点这菜?你给我上这么多,我吃不了,倒不愁兜着走,可我要是付不起钱呢?是你给我免费?还是扣下我这糟老头来做人质啊?  “这是‘温馨岛’的那位大哥给你点的。”见老汉不解,姑娘忙说。  “他凭什替我点菜?”老汉仍是一副倔头性脑的劲儿。  姑娘双手一摊,回了一个甜美而滑稽的笑颜说:“这我可不知道。反正已经点好了,你就吃吧!”  看看桌上的美酒佳肴,他想,给我吃,我就吃,反正那小兔崽子一天不知挥霍多少钱哩!老子就是再省,也给他省不下座金山。想到这,老汉也就心平气静地自斟自饮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渐渐迷醉的老汉就在心底哼起了年轻时唱的情歌《想亲亲》:  想亲亲想的俺手腕腕软,  下饺子煮了一锅山药蛋。  想亲亲想的俺迷了那个敲,  抱柴火抱回了切草刀。  ……  老汉唱着唱着,不由又回忆起他那早已逝去的女人,想他大晌午在四周一片黑压压的,庄稼地夹着的山道上,从一只饿狼眼前救下孩儿他娘红梅,那时的她,那个水灵,俊俏样儿,真是美若天仙,天赐良缘啊;想他们婚后的恩恩爱爱,和和美美,温温暖暖的日子;想她给他生儿子时,正赶上个狂风暴雨的鬼天气,请不来接生婆,让她在痛苦中死去,在他心头落下一辈子的后悔;想他一个人拉拔儿子时的辛酸;想她托梦给他,并在梦中告诉他,只要有太阳的日子,就是她伴陪他身边的日子,让他几十年来养成了喜欢太阳的怪癖;想儿子小时候的淘气贪玩,让他操碎了心;想儿子从小喜爱摔跤,到少体校学了三年,总算把他培养成人,才让他少操心了,他却老了;好在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又称心如意地给他生了一双孙儿孙女,娃们又非常活泼可爱。呵呵,想到这,他笑了,独自笑出声来。  他一杯接一杯酒地自斟自饮着,直喝到亦真亦幻地看到了他的女人坐到桌子对面与他对饮的美妙情境。于是,他或儿自言自语说句“来,孩他娘,举起杯来,咱喝。”就脖子一扬,将一杯酒下肚。或儿自斟自饮地喝着美酒,品着佳肴,眯缝着迷蒙眼神,唱着《想亲亲》,哼着“红梅花儿开……香飘云天外”。吟着“举杯邀美人,对影成三人,儿子已成人,我自孤独饮。”的行酒令……  王八汤端上来时,凌晨眯瞪了一下做得那个梦又出现在富根的脑际。梦中,端上桌来的王八,摇身一变,变作了一个狂徒,在青天白日下强暴路遇少女,他不得不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痛击狂徒……  富根对姑娘说,你去那边看看,要是还缺啥?就给上上。姑娘不解地笑笑问,那老头儿是你什么人?你那么关心他。喝得同样有点儿醉态的富根狡黠地一笑说,嗨,谁让我给人家媳妇相好哩!  富根的回答,让腼腆的山丹“刷”地一下羞红了脸,使在场的人都不知所云地“哗”的齐声笑了起来。太阳婆婆也为他的幽默风趣乐开了花,把璀灿灿的光芒洒在他的脸上。  隐隐约约听到点什么的老汉,见姑娘从温馨岛出来,就问,那些人在笑啥?告诉我。姑娘说,不能告诉你,怕你不高兴。老汉换一副平和的口气说,孩子,说吧,无妨。山丹羞答答地说,那位大哥要我问问你还缺啥?我问他你是他什么人?这么关心你。你猜他咋说?老汉急着问:他咋说?说来听听。姑娘羞答答地低着头,不敢与老汉对视道:他说他和你媳妇相好,大家就都笑了。听姑娘这么一说?老汉那张古板木然无表情的老脸,也不由乐开了花,打趣道:“这混小子,我还给他娘相好哩!”  听到这,姑娘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心想,这一老一少都喝多了,尽说胡话哩!便红着脸回到了吧台。    他们之后,相继进来的那两拨客人,先来的一拨坐进了“知心港”,后来的一拨就坐在临窗的大圆桌上,狂饮起来。   共 63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会复发吗,有那些影响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等待247

下一篇:风筝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