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想起你总是不经意的

发布时间:2019-07-13 06:25:48 编辑:笔名

我属于你过去的回忆,不属于你未来的生活。遇到你却成了我一生无法磨灭掉记忆。2014,在不应该失去你的一年,失去了你。

毕业5年,踏上回母校的路。靠在窗边,注视着月台下人来人往。说注视,其实没有在注视某一个人,只是注视着一大群旅客,你好像就是那么一大群人,在急急切切的奔走着。火车缓缓的离开站台,如同情绪似的,刚开始还是缓缓的,后来就像海堤坍塌了海水汹涌的流进来。是的,火车渐渐的开始驰骋在轨道上。依然呆呆沉沉的望着窗外,这时候树木是模糊的,近近的屋子也模糊的,只有远方的大山很清晰的显现着它的轮廓。

乘务员又开始看吆喝着叫卖吸水毛巾了,每次列车或许都会晚点,但是乘务员从来都是那么准时的到来吆喝的。以至于我一看到它们使刚刚清晰了的视觉开始泛起了乏乏的困意。依然头靠着车厢,不同的是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没有在注视着窗外。渐渐的,自己渐渐的因为迷茫着睡着了。忽然间听到了说:“好毛巾不容错过,爱她从保护她的头发开始。”记忆开始像电影一样播放了。

2012年,我们毕业的第三年。为了相见我们到各自坐在列车相对而行,经过思念的煎熬,我们终于在柳州相会。在列车进站那段长长的时间,一直在想着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我的相思之心,跟着列车走过千山万水的来到了这里。相见那一霎那我们相互的站在在凝视对方,不是很久没见,只是太久没有相见,此次只为了相会。我们在感受着对方这一年多来的变化。慢慢的,眼角上的珍珠流落了下来,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彰显的多么的晶莹剔透。是的,那时候我们的爱就像泪水反射出的光芒,对行人来说是多么的耀眼啊。

走在熟悉的街道,我们依然首先去寻找那个我们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书店。我们在书店里,我们静静的在看着书,而书店的老板却说好多年没有见你们俩在这里这样看书了,是的,很多年了。我们不约而同的在重温这那年大学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幸福的人,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从书店出来,到处晃荡晃荡,就感觉到了黄昏的到来。柳州这坐城市在黄昏的衬托下显的那么的忧伤与深沉。我们走在柳江边眺望着在黄昏衬托下的红光大桥。忽然你对我说:“凌导,我想你带着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我问你,你想去那里,你说不知道。我拉着你手来到了离柳江边不远的火车站。黄昏的车站,行人依旧是那么的多。我们在拥挤的人群中安分的排着队,到我们时候,售票员暖暖的问我们:“买到哪里的车票?”我们都慌忙的看着对方,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要到哪里去。后来你说,现在快进站又到远的列车是到哪里的。售票员点了几下鼠标说:“北京西。”你毫不犹豫的说给我们两张票。就这样我们坐上了开向更远的列车。

我们在列车上总是在叽叽喳喳,好像永远有说不完的话。这时候乘务员走近了我们,在祥大伙推销着吸水毛巾。我毫不犹豫的买了一盒。然后对你说:“海玲,送给你。”你说为什么无缘无故买这没有用的东西。我说:“因为它有用。”你却一直在吵着说:“没什么用的这东西。”吵着吵着,列车驶向了隧道。车厢外忽然间黑暗了起来,你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膀,握着我的手。

来到了北京,这一切是多么陌生。没有熟悉的人,没有熟悉的街道,没有熟悉的大排档。出去吃个饭,也在街道上寻找了很久才找到可以解决温饱的地方。三天的北京行程在陌生的环境下结束了。我们买了很多礼物,北京帽子,老北京布鞋,老北京玩具……

回到柳州那天,天灰蒙蒙的。大伙都觉得准备下雨了,雨却一直都没有下,只是这“灰蒙蒙”一直不肯离去,而我们在这灰蒙蒙的天空下,回到了各自的家乡。

后来我抬起了头,听着那些模板样的销售语言。想起了你说的:“买这东西有什么用?”如果我们还在一起在我会告诉你说:“爱你,从爱护你头发开始。不管有用没用,这个可以让你想起我。”

列车准备到站了,我在问自己,你在想我了吗?我在这不经意的旅途想起了你。

早泄遗精滑精的区别要明确分得清
黑龙江哪家男科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上一篇:这一季

下一篇:相思41